您所在的位置:牙克资讯>旅游 >与曾巩一起登山

与曾巩一起登山

作者:匿名

  

资料来源:《经济日报》

双江公园,双江塔高高耸立。

在右边,谭力河从武夷山蜿蜒而来。左边,徐江冲过慕雪岭。它们自然融合在双江大厦的脚下,成为福州人生活、姓名和个性中的抚河品牌。

这是江西省南城县的一个美丽的角落。

原来,这只是一个渡口,叫做桂丰渡口。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在程楠求学时与李觏有着诗情画意的联系。

那一年,春风只是吹了头两次。埋在山里很久的曾巩无法抑制对春光的向往。他带着三到五个知心朋友来到桂丰渡口。他踩在发芽的草地上,看着跳跃的水,让旋转的泥浆溅到他的衣服上。回家后,他写了一本名为《跨越桂峰峰》的书:“当你在一个荒凉的城市里懒得出门,你常常把它藏起来;当春风想要回归寒冷,你不能收集它。东部邻居仍然触手可及,条件是它靠近小溪、池塘和岩石。风景只温暖了几天,我没有意识到山川是绿色的。我很高兴和我的客人去西岸。我不想避免灰尘和泥。”一句很好的句子“衣服不怕灰尘和泥土”,生动地描绘了年轻的曾巩对自然的向往。这种渴望不仅是年轻心灵在春天无知的运动,也是读者心中自由种子的潜意识萌发。自然是一篇文章,一首诗,是生命成长的快乐领域。

2012年,由于“跨桥工程”,800万元的桂峰桥横跨南北,使桂峰桥成为学者们缅怀历史的纪念碑。依托自然风光,全县投资2000万元在这里建设双江公园,这里一度成为人们观光、娱乐、健身的好去处。

胸怀大志,攀登高山

前方有一座山,名叫“攀登高山”,在那里人们可以远眺。

爬一座高山,也被称为凤凰山,或凤冈,是一座红色砂岩山,突兀而直。根据明朝的《郑德建昌县官方记录》,凤山是世界闻名的凤凰飞翔的地方。今天,老老少少都来帮忙看看韩园的风景。据清代《同治南城县志》记载,“北关凤凰山,西北郭二里,全县的主山,是举世闻名的凤凰乡的聚集地,因此得名。山脊竖起了翅膀,拉长了尾巴。山腰上刻有“凤岗”字样

爬山能给人们一个特殊的视角,并能进一步吸引他们的目光。这时,是秋天。远处有微弱的腐烂的草,起伏的山,微弱的水声,还有一个像水墨画一样的微弱身影。爬山可以激发一个人崇高的人生抱负。只有当一个人渴望崇高并追求崇高时,他才能有雄心和动力向前跑。

当年,当李觏在山脚下创办徐江书院时,他总是要求弟子们“远眺”。徐江书院是江西古代书院史上仅有的三所“千弟子”书院之一,在当时已成为许多东南学生的圣地。

李觏,字台伯,是许江先生。他学到了很多经典名著,当时“南方人认为这是最好的”。李觏管理学院已经六年了,有成千上万的学徒,其中曾巩是他最好的。

曾巩从未在山上写过诗,也不能被测试。但是当他爬到山顶,听汹涌的河水,看连绵不断的群山时,一定有诗歌。

徐江书院经历了几次起伏,经历了几千年的风雨。它被反复摧毁和建造。2010年10月,当地政府斥资397万元重建山脚下的徐江书院。这座古老的书院是“江油文化”的标志性建筑之一,现已重生,成为全县书画爱好者展览、创作和交流的重要基地。同时,高楼、书院、塔楼、水榭、绿树和草地与游客和谐相处,值得成为省级生态文明示范基地。

炫耀东南马家山

前方高耸的山峰是麻姑山,见证了巨大的变化。

年轻的曾巩热爱水,也热爱山。在马家山的阅读林中学习时,必须经过一个名为“半山亭”或“翠玉亭”的亭子。他看着远处的群山,听着这里无数次的风声,终于忍不住了。在他的诗《半山亭》中,他叹息道:“树下苍白的悬崖路弯曲了,中午悬崖下的亭子仍然是冷的。平时,当你抬头看这座山时,就直直地看着这条栏杆。”这首诗中,马家山亭的高度、危险和美丽都用夸张的风格写成。

好像我们讨论得很好,曾巩的老师李觏也在这里写诗来表达他的感受。他站在亭台楼阁之间,看到苍山像大海一样,瀑布落下,准备飞翔。他写了一首名为《玉坠》的诗,说:“据说马古还在海上,风浪在山中震荡。雪花像琼岛的垫子一样铺展,瀑布像窗帘一样挂在玉门上。龙窝Xi谭宁可见,神仙难攀至石苗实。急流已骤降至3000英尺。太白的杰出才能能被轻视吗?”这种写作风格也非常夸张,甚至比曾巩的诗还要夸张。

麻姑山不仅以其壮观的瀑布、世界上第一个楷书“鲁公北”而闻名,还以“半山亭”、“仙都道观”、“沈工泉”、“龙门桥”等著名景点而闻名。它就像一个仙境。当然,这里最著名的“特产”应该是神话和传说,如“马谷长寿”、“把米扔进丹里”,还有成语和典故,如“大海改变田野”。《名山录》上传:“中国有36个洞窟和72片净土,分布在九州全境,除了麻姑山,它既有洞窟又有净土,还显示了东南。”

一张白纸可以画出最美的图画。2016年,马家山开始全面开发建设,先后完成旅游综合服务中心、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馆、仙都广场项目、阅读林、马家像等建设项目。完成了毕涛寺、仙都道观、翠玉亭古建筑的修缮。其中,新建的仙都广场、曲水河上、竹林青泰、八卦台、连笔池、落水台、莲花台、温韬台等景点,完美连接了周边的仙都道观、毕涛寺、林纾,充分展示了儒、道、佛的魅力,再现了“仙都仙境、莲花鼎盛”的美景。

如果雾气升起,仙乐突然来袭,一定会有一群穿着罗群服装的麻姑仙子,抱着麻姑寿桃和麻姑寿酒在这里跳舞。跳舞时,祈祷天地长寿。跳舞时,为一切祈祷。停下来看着。轻盈的舞步和优美的舞步在雾中隐现,仿佛这就是西太后的尧台元朗,所有神仙都在此欢愉的地方,也是穆田字坐在车里寻找数千英里的地方。“瑶台除了神仙什么也不找”让人们嫉妒和羡慕。

在诗歌繁荣的曾巩掉头-

天地在萌芽,大地上的诗歌是成功的。(资料来源:经济日报作者:杰·小芳)

2019-11-01 10:10:48